當前位置: 首頁>>媒體聚焦>>正文

中國文物報:震撼的民族情 樸實的河南味 ——民族歌劇《沂蒙山》“回家”演出受熱捧

2019-07-01 

“巍巍蒙山高,親親沂水長,我們都是你的兒女,你是永遠的爹娘……”6月20日、21日晚,民族歌劇《沂蒙山》“回家”演出走進故事發生地——河南鞏義,在鞏義大劇院精彩上演。

憑借精巧的構思、精良的制作和震撼的舞臺效果,該劇為老區群眾留下深刻印象,也讓沂蒙精神廣泛傳揚。

讓好作品“走出去、留下來”

歌劇《沂蒙山》以沂蒙山根據地的抗戰史實為背景,講述了海棠、林生、夏荷、趙團長等面臨生死存亡抉擇犧牲小我、團結抗戰的故事,著重刻畫了崖子村村民海棠從普通村民成長為革命戰士的歷程,藝術地展現了沂蒙精神的形成過程和豐富內涵。

為弘揚“水乳交融、生死與共”的沂蒙精神,推進紅色文物傳承、發展,該劇自去年首演以來,已在濟南、福州、北京、青島等多地演出。此外,該劇還推出巡演版、音樂會版等多個版本,均引起巨大反響。

不斷打磨、修改是藝術創作的規律。該劇藝術總監、河南省文物和旅游廳副廳長張桂林介紹,為了進一步呈現沂蒙人民用鮮血鑄就的輝煌歷史,該劇先后進行了10余次大改,而小改不計其數。“圍繞全景式展現戰斗歷程、塑造鮮明人物形象的總基調,當前的修改中,對比較慘烈的內容進行了弱化處理,同時,在細節照應、前后鋪墊等方面加以細化、完善,使劇目在整體風格上更符合當下觀眾的審美訴求。”他說。

作為歌劇的重要部分,該劇音樂、唱段也凸顯了民族性、英雄性、史詩性特點,并廣泛吸收河南音樂元素再創作。其中,46段音樂包含獨唱、重唱、合唱等,既調動了所有聲樂表現形式和手法,也充分展現了沂蒙山的厚重底色和地域風情。

讓沂蒙精神長存

“帶著歌劇《沂蒙山》‘回家’,我們既向沂蒙人民表達深深的敬意,也期望得到沂蒙父老鄉親的認可。”該劇導演黃定山坦言,發生在沂蒙大地上可歌可泣的故事是該劇的創作之源,為此,創作之初,劇組就多次深入八路軍一一五師司令部舊址、沂蒙革命紀念館、沂南紅嫂紀念館等地采風,并與鞏義市有關學者、專家、老革命等就劇目情節、內涵等反復座談。

為了更好地走進劇中人物內心,6月19日,《沂蒙山》全體演職員再一次來到鞏義大青山和孟良崮戰役紀念館,通過參觀史料、實物等,體驗革命先烈英勇無畏的壯舉及“軍愛民、民擁軍”的魚水情懷。

站在“夏荷”的原型之一陳若克烈士的墓前,“夏荷”的飾演者張卓情不自禁地熱淚直流。她說,劇中“夏荷”的原型人物事跡感人,正是這些鮮活的實例,推動自己在演出中精益求精,將沂蒙故事講述好、傳承好。“融入角色之后,會跟著她一起悲傷、痛苦,演完之后很難走出來。”劇中女主角“海棠”的飾演者、演員王麗達同樣表示,來到沂蒙山區緬懷英雄人物,讓她對角色的理解更深了,對沂蒙精神的領會更全面了。

“‘沂蒙山’三個字力重千鈞,它不僅是一座山,更是不屈不撓的中華民族精神的象征。”黃定山說,“劇組一次次深扎生活,既是打造精品力作的需要,也旨在講好紅色故事、講好中國故事,激勵人們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,一代代傳承好紅色基因。”

讓觀眾受感動

受感動的不止演員。演出現場,聽演員們動情地唱起《等著我,親愛的人》《沂蒙山,永遠的爹娘》等唱段,許多觀眾流下激動的淚水。

“看到夏荷生下孩子就犧牲了,海棠的兒子小山子被日本人打死了,我特別揪心。以往,這些故事只是聽別人講,被立體地呈現出來后,我更加崇敬這些普通人身上的大無畏氣概。”觀眾李芳不無感慨地說。

55歲的潘榮玲是一位群眾演員,從小在沂蒙山區長大,平時也演一些抗戰年代的故事。在她來看,《沂蒙山》之所以受到觀眾的喜愛,原因是多方面的,比如,環境烘托有力、故事真實感人、唱段凸顯意境、舞美大氣磅礴等。

除令人震撼的“民族情”外,樸實的“河南味”亦成為觀眾評價《沂蒙山》的“熱詞”。

在表現驚心動魄的戰斗場面之余,《沂蒙山》還呈現了碾谷子、攤煎餅、納鞋底等沂蒙百姓日常生活場景,廣泛運用河南快書、河南秧歌等民間藝術形式表現戰斗勝利等故事情節,與此同時,該劇還將民族樂器竹笛、嗩吶、琵琶、墜琴等融入伴奏樂隊,將《沂蒙山小調》《趕牛山》等河南民間音樂元素運用到歌劇唱段之中,既實現了融合創新,又強化了地域文物與民俗認同,讓觀眾感到樸實、親切、耳目一新。

上一條:遼寧日報:河南民族歌劇在遼演出《沂蒙山》,藝術呈現沂蒙精神 下一條:中國文物報:沂水以縣域資源培育文旅發展新動能

關閉

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